第657章 一份大礼

巫医觉醒 - 第657章 一份大礼
    现在是战争时期,即便是三大超然宗派的宫家,现在在本家也并没有留下多少人,大部分的战斗力都派到了前线。

    不过宫家到底是宫家,这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呢,宫家的要举办的盛会,即便是在这种时期,那也是相当不凡的。

    五湖四海,该来的人都来到了不少,其中大部分是因为江寒而来,祖蛇教之事关系非常之大,他们的取向,关系到正常战争的输赢。

    而所有的真相都掌握在了江寒手中,现在江寒,正在宫家。

    他们来到这里,就是想要江寒给他们一个所谓的说法。

    而宫家也想借此来提升自己家族的名望,这场盛会,还没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不会太平静,必然不可能大家和和善善的就过去。

    盛会的日期已经定了,就是明天晚上,这个时候的话,有一个人来到了江寒的房间,这个人自然就是宫宁。

    宫宁来到了江寒房间之后,她只是看着江寒,一句话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不是没有疑问,相反,是心中的疑惑实在是太多了,一时间根本就不知道该从哪开口。

    江寒的出现,是他们门派的长老们早就预测过的,也知道他未来定然会掀起很大的风雨,就算是他们几人跟江寒的接触,也是因为门派的关系。

    所谓的天命之人,也就是江寒了。

    大诏洲一别,这才多长的时间,江寒再次出现的时候,却已经这么强悍了,通过宫白书,她更是明白了,江寒现在已经是一个天机修士。

    不管她觉得这有多荒谬,这都是真实的事情,不能不承认。

    站在了江寒面前,她现在才发现,原来他们对这个男人,真的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“江寒。”宫宁叹了口气,现实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问什么,不过这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给你解释,我只能说,这是我的传承,我按照传承中的修炼方法来,也经历了不少没法解释的事情,也因为我的身份,综合一切,才有了现在这种结果。”江寒看着宫宁的样子,知道她内心想法肯定是多得没边,不过现在他的解释,也算是最贴切的了。

    “唉,算了,我是修士,自然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是说不出也不能说的,就当是你造化惊天了,这么说的话,宫三叔说的,都是真的了?”宫宁也能够接受,身为一个修士,就是接受能力比较强。

    “宫白书吗?他跟你说什么?”江寒可不会就这么认了“罪”万一宫白书乱说一气呢。

    “他说你现在已经是天机修为了,而且,祖蛇教也是你以一己之力铲除的。”宫宁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这个,勉强算是真的吧。”江寒也没有必要否定什么,直截了当的就承认了。

    直到听到江寒亲口承认,宫宁才算是真正的倒吸了一口凉气,正邪两道开战以来,祖蛇教迅速冒出来,吸纳了很多正道修士,削弱了正道不可忽视的一部分力量。

    他们到了元神之上的修士,经常能够跟祖蛇教的修士交手,他们对于那些修士的可怕是非常了解的。

    而现在,却听说江寒一个人挑了祖蛇教,这让她很难不吃惊。

    “唉,果然,人都只能了解到自己相同层次的东西,江寒,你现在已经跟我们远远不是一个层次了吧,接下来呢?有什么打算?”宫宁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把祖蛇教这份大礼送给正道,让他们协助我拯救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。”江寒毫不避讳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可是,这又有什么必要,世界都要毁灭了,就算救了他们,结果还不是一样的,你还不如以次为跳板,进入修行界,马上就能成为震烁古今的人物。”宫宁不解江寒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唉,我是医生,是其实是一个医生啊,哪有医生不救人的,再说,就像你说的,世界已经要毁灭了,古代的事情全部湮灭,没法把事迹留到未来,不会有人再提起,又有什么用?”江寒看得很轻,可能是因为从没有尝过名利带来的享受,他对那些东西,不在乎。

    江寒的话让宫宁有点没法回答,事实就是这样,两人没有继续交谈下去,宫宁知道他没法让江寒改变想法。

    这是观念的问题,又怎么可能轻易就改变了。

    宫宁离开之后,江寒开始打坐调息,修为能强一分,再接下来的盛会上,他能争取到的东西就更多一些,不能放松。

    第二天的上午的时候,雨田和封尘同样来到了就宫家,这次宫宁没有跟他们一起来,只是告诉了他们江寒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的时候江寒还在修炼,他们没有打断江寒,而是在窗口看着。

    江寒实际上也是知道他们到来的,知道是他们之后,才继续修炼,他现在正在关键的时候,暂时不能停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江寒默许了他们的存在,所以雨田和封尘才有机会这么近距离的观看一个天机修士运功修炼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了江寒周身有一种淡淡紫色的气息环绕,不是很浓郁的,但给人一种很祥和的感觉,这就是天机之息,只有天机修士才能拥有。

    强大的元神修士踏进玄境,拥有了玄境之力,修行到了后期,这种玄境之力就能够蜕变成为更强大的天机之息。

    天机跟元神修士相比有着质的不同,不可想象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半个小时,江寒收工睁开眼,站起身来打开了房间门把两人迎接到了房间了。

    跟男人谈话就简单了不少,江寒坦诚自己是天机修为,雨田和封尘怪他怎么不早说的时候,江寒直接反驳了他们,一见面可就说了,是你们非不信。

    这话倒是不假,江寒确实是一见面就说过的,这点雨田和封尘也没法反驳,只能尴尬的笑了笑,他们那时候哪知道江寒是在说实话。

    又怎么敢想,江寒说的竟然是实话。

    这是跟江寒关系最好的两个修士,他们之间交谈也跟宫宁所说的差不多,江寒的回答也差不多,雨田和封尘,当然也只能支持江寒了,他们同样知道,要江寒改变想法不太实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