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3章火拼千刚

巫医觉醒 - 第643章火拼千刚
    “喔,原来如此,那本来还得谢谢我,我已经教训过他,你也不用太难为他。 .”闻言江寒想也没有想,直接脱口而出一席话。

    江寒这话,却是噎得围观之人差点呛到,这说的是什么话?明显是欠揍。

    对方明明就是来替兄弟出头的,而打人的人,在出头之人面前还说这种话,那意思不光是没有服软,还间接地说是他没管教好了,两人都一起数落了。

    偏偏那人,却是千刚。

    众人脸色古怪,没想到江寒竟然会如此开口,接下来的事情,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幼弟顽劣,在下自然会管教,却怎么也轮不到外人来教训,你必须得给我个说法。”千刚护短,众人皆知,这也是他那兄弟如此不堪还这么嚣张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家长懂事,原来是一路货色。”江寒冷哼,既然此人来着不善,他也同样不会惧怕一丝,要他服软,简直做梦。

    江寒开口应对之言,再次让人大跌眼镜,什么叫做一路货色啊?这话说的也太过无礼了。

    “哼,你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动手?”千刚还没有说话,倒是趴在地上他的兄弟冷声开口,这话中没有半点感激的意思,反而充满了不善。

    兄弟两人之间的事情,很多人都知晓,这也是千刚被人越发敬重的地方。

    千刚看了趴地上的兄弟一眼,没有回答他的话,只是看着江寒。

    “你意思就是不给交代了?”千刚开口,针锋对上江寒。

    “笑话,你不找你要个交代也就罢了,你凭什么给我要交代。”江寒自然回敬,半点不低头。

    “那多说无意,动手吧。”千刚身上散发暗紫色的灵力,气势在攀升,这是要和江寒一战。

    “我还怕你不成。”江寒也不管现在身上还缠绕着巨力,既然对方要战,那他便迎战,若是不敌,大不了就是跳下去,卸掉巨力之后重新再打。

    当然,他已经看出来了,眼前这个千刚是元神巅峰的修为,不会是自己的对手。

    两人剑拔弩张,气氛突然变得凝重了,和之前那种战斗不同,千刚是年轻一辈中的高手,并不是他兄弟这等人可以相提并论的,是真的很强大。

    之前江寒雷霆出手,不费吹灰之力就收拾了几名同阶修士,同样也有年轻至尊的风采,这个时候同样强大的两人对峙,气氛自然不一样,大家的关心程度更不一样。

    现在看热闹的人都想要看看,这两人到底是谁更强大一些,而这件事情的结果,又会如何。

    “喝。”

    大喝一声,千刚发力,极速冲向了江寒,速度太快,整个人如同先消失了一瞬间而后出现在江寒面前。

    握拳打出,一个巨大的拳头深紫色之光大盛,其后声势如同一条大河流淌,而这拳头则是大河中跃出水面的一头大鱼,撞向了江寒。

    光是看这气势江寒就知道来者非凡,不是轻易就能偶对付的,他现在身上超过一半的灵力和气血之力要用来抵抗阵法产生的巨力。

    要跟眼前之人战斗,他需要试探一番,对手到底有多强。

    全力运起了木行灵力,江寒这次出手,主要做防御。

    江寒一掌推出,木行在手掌中旋转,形成一圈圈螺纹,紫色大河贯穿,跃出的大鱼撞在了这同样是紫色,只是颜色稍微浅一些的螺纹之上,至刚一拳,碰上了至柔一掌。

    刚猛的劲力并不能马上爆发,被一股柔和的力量化解了很多,江寒退后几步,接下了这一拳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来人果然非常强大,就这一拳,肯定没有出全力,也是试探性的攻击,很强大,无奈江寒受到阵法之力的限制,不能够发挥出全部实力,挡下了这一拳,却退后了几步。

    这样子在众人看来,就是不敌,包括千刚也是这么认为的,刚才他一拳用上了七成的力量,鲲河拳化鲲鱼之形,执大河之势攻击,已经是非常不弱。

    这一击打得江寒退后,但对于千刚来说,依旧不满意,他身为炼体之士,这样一拳,在他预想中,应该足够拿下江寒才对,而结果却没有。

    和江寒拼斗的时候他就发现了江寒之体魄,强大无比,那一拳虽然打退了他,但绝对伤害不到他丝毫,同时对于江寒化解他攻击力的木行灵力也有些在意。

    他的鲲河拳是一种极为难得的高级练体之术,打出的攻击刚猛无匹,以霸道著称,却是被江寒如此防下,只能说明对方使用的功法也丝毫不弱,这让他好奇。

    “这外来修士到底还是不敌,千刚成名已久,不是白来的。”不少人开始议论,他们发现了看出了江寒在之前拼斗中稍微不敌千刚。

    “能成为祖蛇教的核心弟子,没有侥幸,千刚自然是真的强大,现在更是加入了祖蛇教,不知道变得多强了。”有人应和之前开口之人,他们对千刚都有很多了解,这是一个真正强大的修士,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“这个外来修士也还是不错,并没有被压制太多,看来也不是一般人。”此外也有人注意到,江寒虽然不敌,但并没有被碾压,只是稍微被压制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哼,一个没听说过修士也敢在这里逞威风,现在祖蛇教核心弟子出手,还不是轻易就能收拾了他。”还有不少人排外心理很眼中,他们不问青红皂白,只知道江寒面生,不是什么熟人,在他们的地盘上打了他们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希望江寒被教训,不能让外人在自己地盘上作威作福,在他们看来,不认识的江寒,就是一个外人,只要有自己人压制了他,他们就开心,可笑之前江寒风头大盛的时候不见这些人站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一看到江寒陷入颓势,立马跳了出来讥讽,这些人到哪都少不了,实在惹人厌烦。

    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