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7章 一场修行一场梦

巫医觉醒 - 第637章 一场修行一场梦
    看着江寒完全没有反应,那人果然不依不饶,他认为是江寒无视了他,这是对他的侮辱,很可笑的想法,但仔细一想,谁不是呢?

    之前开口的那个修士怒色上脸,向前走出了几步,“喂,小子,我在跟你说话,你没听到吗?”

    “听到了啊。”江寒暗叹,淡然回应。

    听完江寒的话,那修士脸色稍有缓和,脸上再次出现了轻蔑的笑容,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”那修士刚要开口,但只说出了一个字,就被江寒开口打断。

    “嘿,小子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?”那修士脸色阴霾,盯着江寒狠狠开口。

    江寒摇摇头,一句话也没有说,转身走向楼梯口。

    那修士自然以为江寒是要逃跑,怎么会让他如愿,加上对方对他爱搭不理,之前又出言嘲讽,他自然不会忍着。

    加速跟上了江寒,手中掐诀,一根冰刺出现,手中动作一挥,向着江寒后脑飞去。

    这只是一个炼气的修士,他用出的法术,先不说威力怎么样,连接近江寒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踏入了玄境之中的修士,本身早就具备了一些气息,这种气息对于同阶修士而言不算什么,但是对于低阶修士而言,那是不可逾越的鸿沟,更何况,江寒现在可是玄境之上的天机修士。

    炼气修士的术,连这种自然透出的气息都突破不了。

    叹了一口气,那修士到底没有敢说什么,不管江寒要做什么,他都没有能力去管,只能听之任之。

    “你说,我该怎么做?”没多久,江寒走到了那个修士身边。

    “前辈,这……”那修士听江寒对他说这话,更是吃惊出声,这种选择对他来说,就是面对大是大非了,他此刻心中完全是空白的,不知道该什么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只管说,如果你是我,你想怎么做?”江寒再次开口,这就是他想到的好点子,既然决定了要引导一个人,那不妨往更高的地方引。

    “前辈,我……”不需要完全说完,江寒自然都明白这修士在犹豫什么。

    江寒嘿嘿一笑,没有马上说话,看着这个修士,接着又看了上方的那人一眼。

    接近顶楼的那个修士俯视着下面这一切的发生,此刻他冷冷笑道,“自己没本事,反而要拉小辈入坑,我等元神修士的脸面都让你给丢尽了。”

    那修士嘲笑,接着开口,“小辈,你告诉他,如果你是他就马上叩首认罪,如此的话,我不追究你任何责任,还可以保你无恙。”

    闻言之后那个炼气修士脸色更是难看,那人此言意思已经非常明确了,就是要求他让江寒跪地磕头,那人说的是只要他说了就不怪他什么。

    同时意思就是如果不说的话,那就事后就要找他算账了,此言间的威胁之意,已经是非常的明显,他可能装傻混过去。

    关键是他内心也不想如此糊弄过去,之前见有人好高骛远他还想当恶人敲打一番,现在如果为了自己安危为去行使有违本心的事,如果有可能他不愿意。

    跟这炼气修士同行之人早就在事发的时候离开了这里,他们没有一个是傻的,自从明白了江寒是元神修士之后,他们就知道这里的事情不是他们能够插足的。

    若是想要安然活命,他们只能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此刻这炼气修士咬着牙,迟迟没有开口,内心是在犹豫和挣扎。

    江寒看着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内心为何纠缠,此子他果然没有白白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高处的那个修士眼见这炼气修士迟迟不肯开口,脸色也开始阴沉,这是要驳他的面子,一个炼气修士都敢如此的话,以后他还怎么在冰宫混。

    沉默了许久的江寒发话了,“你只管说,想怎么做,我保你安然无恙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是我今日听过最好笑的笑话,将死之人,你凭什么谈保别人无恙,今日你连自己的狗命都做不得主了。”上方几人哈哈大笑,开口之言极为狂妄。

    “嘿,你不用管那些狗咬的声音。”江寒继续淡然开口,上方几人他是真的没有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这炼气修士双拳紧握,牙齿咬得死死,额头上汗珠不断地落下,脸色早就没有了半点血色。

    今天陷入了元神修士的争执之中,他一个小小的炼气修士,太艰难了,因为他两方谁都得罪不起,不管是江寒还是上方的恶名修士,哪一个都能够轻易取了他的小命,还不会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当然,他肯定是没法知道江寒远不止是元神修为,这也正是江寒的目的。

    要是让他知道了,那他就不能凭自己的心来作出决定了。

    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,他只是一个炼气修士,即便是进入了祖蛇教,也没有可能让门派重视到那种程度,这一点他自己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“只怕今天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善终了,唉。”炼气修士心中暗暗叹息,事情发展到了这种地步,他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左右局势了,他只是别人局中的一颗子。

    既然今天无论如何都是一死,那我索性贯彻了我的道心,也不枉一场修行一场梦。

    炼气修士暗中下定了决心了,眼下的局势非常明显,他必须要作出选择了,再拖着也不是办法,反而遭人看不起,既然横竖都是一死,他要问心选择一回。

    他身陷这样的困境,说起来还是因为江寒突然走到他旁边,就是江寒把他带入了这局势之中,不过凭他的心意感觉得到,江寒并不是要借此报复,完全没有必要。

    就这件事情而言,他多少是有些怪罪江寒的,不过他最终的选择,还是没有按照上方修士所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,我便要上去要他们好看。”这炼气修士咬牙开口,说出了自己最真实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好得很。”上方修士不怒反笑,一个炼气修士竟然敢如此开口,他们怒极而笑。

    “别说你一个小小炼气修士,就是他,又能如何要我们好看?”上方的修士轻蔑开口,“暂且留你一命,看看他是如何要我们好看的,让你彻底死了这条心,我们再做计较。”

    江寒微笑,看着不断颤抖的这炼气修士,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一道灵力打入,是在帮他平复一下心情。

    第638章神秘重力

    “你能开口就说明已经熬过了内心纠缠,我也就不问你为什么能作出这种选择了,我说过的话自然算数,即便今天我胜不了他们,也会在你之前赴死,记住你的选择,此问心的抉择,你要一生牢记。”江寒说着已经走到了走廊边缘上。

    他来这里本来是有重要的任务,但就像他让这个修士做选择一样,他也在做自己的选择,要是不能按照想法走,那一路还有什么风景可言。

    得到了江寒一道灵力支持,他身体已经停止了颤抖,看着离开的江寒和听着他的话,这炼气修士好像心中有什么东西莫名了一动,他不知道那是什么,只是感觉应该很重要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如他。”江寒站在走廊边上,抬头看一眼上方几个修士,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“大言不惭,区区一个人罢了,即便是你,夸下了海口,如今又能如何,我看你连来到我们这里的本事都没有,别说如何让我们好看。”上方修士冷笑,完全都是轻蔑之色。

    “嘿,便让你们这些乡巴佬长长见识。”江寒才不管他们脸色如何,他只会因为自己而变换心情。

    “狗东西,该杀。”江寒此言却好像是刺痛上方修士的心,唯独听闻此言的时候,脸上连冷笑都绷不住,直接大怒开口。

    江寒也是一愣,怎么这几人突然就做如此反应了,不应该啊,难道是那句话是什么特殊的暗语?

    想不到也不再多想,江寒直接才上了走廊的栏杆。

    “前辈,别……”看到了江寒动作,那炼气修士急忙开口要叫住他,只是江寒动作还是快了一丝,这炼气修士话还没有说出,江寒已经跳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打算从二楼走廊跳出去,直接飞上顶层,就按照这炼气修士之言,要那几人好看。

    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这里有他不知道的一些隐秘,比如他刚刚踩在栏杆上跳出去,还不等御剑高飞,下面却传来一股非常巨大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江寒双腿上像是突然被挂上了万吨的重物,整个身体一沉,不但没有上升,反而向下落去。

    “这他娘是几倍重力啊?”江寒心中暗骂,这太夸张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道是哪的高人,原来乡巴佬说的是自己啊。”见此情景,上方的修士大笑,笑江寒果然是没什么见识,竟然做这么愚蠢的事。

    那炼气修士此刻脸色也不好看,他没有想到江寒竟然会如此选择,他也不知道江寒对这里真的一无所知,竟然直接跳了出去。

    江寒向下落去,那股巨力几乎不可抗,他也没有随便就开始抵抗,想要看看这到底是什么原理。

    二楼本来就不高,江寒此刻眼看马上就要落到地上了,他身上发出了亮光,灵力爆发抵抗这种巨力,他岂能是任由他人对自己肆意妄为。

    巨大的灵力爆发,江寒下坠之势止住,取出了巫海大剑,江寒要顶着这巨力直接往上飞去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,你以为你是谁,敢跟这里阵法对抗,简直可笑至极。”上方修士冷笑,他们对这里有了解,知道江寒不可能就这么上来。

    这里有特殊阵法存在,空旷的广场就是阵法的范围,这个阵法阻止所有人直接飞上楼阁,只能通过楼道的台阶一层层上去。

    江寒跳下去的瞬间便触发了这里的阵法,巨力要硬把他拉到地上,本来江寒只需要任由这巨力把他拉到地上,他从楼梯再走就没什么问题的。

    可毕竟他叫江寒,这种事情他不会接受,不服软,开始用灵力对抗巨力,这就等同于和整个阵法对抗,这件事情他虽然身在玄境之中,但依旧做不到。

    看着江寒的行为,所有人都如同看一个傻子一般,都知道他不可能成功,这阵法之力,遇到对抗之力越强就会越强,江寒越是反抗,最后落地的时候就越要受到更大的反噬。

    这隐秘江寒不知道,可能他知道了也不会改变自己的选择,强行顶着这巨力,江寒真的想要直接飞上去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在看热闹,就等着江寒被这巨力拉下落在地上时候的丑态。

    “前辈,这是阵法之力,一般来说,没法对抗的,你落在地上就无事了。”那炼气修士看到江寒的举动,急忙开口提醒,他不想看到江寒太过难堪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江寒听到了炼气修士的话,实际上即便那修士不开口,他也快要弄清楚了这巨力的奥妙,不过他依旧有更好的点子。

    江寒抬头看了上方几个修士,嘿嘿一笑,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叹了一口气,那修士到底没有敢说什么,不管江寒要做什么,他都没有能力去管,只能听之任之。

    看到了江寒的笑脸,这几人也是一愣,他们实在是想不通,这种情况下了,江寒怎么还能笑得出来,这笑又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原因,但他们总觉得看到这笑容的时候,不由自主的心底一颤。

    一番尝试之后,江寒摸清了这巨力,他不知道这里有什么阵法存在,但他已经明白了,这巨力并不是单纯的要把人从空中拉到地上。

    恐怕还有别的用途,因为他发现这中巨力并不是瞬间爆发就要把人拉下去,而是渐渐的增强,但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不会再继续增强。

    直到江寒上升了一段距离,这力量才继续变大,不过他也发现,在那力量变大的临界点,虽然看似什么都没有,但他却可以站在空中。

    那里像是存在了一个看不见的站台,只要抵御住了那种巨力,就能够站在空中,继续上升的时候,力量继续变大,如果所料不错的话,再上升一段距离之后还有这样看不见的平台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的话,那这巨力的存在就还有别的作用了,不明白是有什么作用,不过按照江寒的经验来看,只要有这种考验人的事情,那就只管尽力去通过考验。

    不会有人闲着没事就设置个考验给人,这种考验设下,多半就是为了筛选出一些特定的人来,一般来说,只会有好处可拿。